English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健康快车 介绍

   
一、健康快车——眼科火车医院
1997年7月1日,是香港回归祖国的日子。随着回归的脚步临近,全国各地的庆祝活动不断展开,表达着百年分离终于团聚的喜悦。31个省市自治区纷纷拿出自己最有特色的礼物赠送给香港。面对此情此景,香港社会的爱国人士萌生一个想法:也回报一个礼物给久别的祖国。这个礼物既要有纪念意义,又能让广大同胞长期受益。经过多方考察发现,在印度有一列火车医院,叫“生命列车”,它沿着铁道线,为贫困的人送去免费的医疗服务。“我们是不是也可以造一列这样的火车,送给内地农村生活贫困、医疗困难的同胞呢?”
当这个意向报到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卫生部以及铁道部,立刻得到积极响应和广泛支持。1996年10月,由这三个部门的高层领导组成的考察团,前往印度实地考察“生命列车”火车医院运作。经考察,中国的铁路网虽不及印度的密集,但全国所有铁路的铁轨都是同样宽度的,同时,中国的铁路又正在迅速发展,已经深入到许多偏远地区,完全能够保证火车医院的运行。而更大的优势在于,中国的医生都属于国家公职人员,由卫生部统一管理调配。
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又牵涉到香港和内地诸多部门的合作与支持,“健康快车”管理委员会于1996年12月6日成立,成员由卫生部、铁道部、国务院港澳办和“健康香港基金(后更名为健康快车香港基金)”共同组成。
内地方面,由卫生部、铁道部,以及国务院港澳办的主要领导多次召开会议,经过不断的商讨和研究,有关火车医院的具体工作,逐渐明晰起来。
在筹备工作中,争议最激烈的,是火车医院究竟开展哪些医疗项目,因为医疗活动要在窄小的车厢里进行,而医疗设备也没有正规医院的全面,火车医院在一个地方只能停留一段时间便要离开,而贫困偏远的地方很多,火车医院重回同一个地点的机会很小,因此它的工作将受到很多方面的限制。为此,卫生部调集医政司工作人员,对全国尤其是农村的多发疾病进行逐一分析,逐一排除,排除的依据主要有三个:一是患病人数的多少,二是造成的危害大小,三是是否适合在火车医院上治疗。经过多次讨论,综合医学专家的分析,在1996年12月6日的第一届“健康快车”管理委员会的会议上,管委会成员一致认为,眼睛看不见,比其他残疾对人的影响都要大。虽说白内障是老年病,但在农村,由于卫生条件差、体力劳动多,优生意识不强,儿童和中青年的发病率也很高,更有许多家族遗传的病例。而白内障的治疗相对容易,使用先进的显微技术,做一个十几分钟的手术,患者视力就能恢复,术后护理也只要三五天。手术创口小,手术室的清理工作也相对简单,看来白内障是非常适合火车医院治疗的病症。
就这样,经过两个多月的调研和探讨,中国第一列火车医院有了雏形:它叫“健康快车”,是一座流动的专门治疗白内障的眼科火车医院。
进入1997年,“健康快车”的筹备工作,从理念进入实践,由论证转入打造。1997年5月,“健康快车”车体的建造工程基本完成,开始配备医疗设施。中国幅员辽阔,医疗水平参差不齐。在现阶段,国家对于农村医疗工作的主导思想,是“低水平、广覆盖”,因此许多医疗扶贫项目,也都倾向于使用低成本的医疗用品。但管委会成员认为,“健康快车”做的是眼科手术,有一定的特殊性,手术器械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手术的质量,所以,应当配备国际一流的眼科医疗设备,一方面保证每一例手术的质量,另一方面也促进国家在眼科医疗方面的进步。
“健康快车”要扶助的,是农村里患了白内障又无力医治的贫苦人,他们住得分散,消息闭塞。如何找到他们,并组织起来送上火车医院,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必须投入大量的人力和时间。安徽阜阳地区作为“健康快车”第一站停靠点,这个时候,阜阳下辖11个县市的卫生部门,开始着手筛查病人的工作。为确保患者是贫困的农民,当地政府专门制定了贫困受助的标准,先由各县筛选,筛选后的名单交县民政局、卫生局、残联核实,由县卫生局长签字后上交地区民政局、卫生局再次核实名单,共同签字后,方准患者入院。这种层层筛查、确保扶助贫困的工作流程一直沿用下来。同时,“健康快车”还为每一个病人建立档案,使捐款人可以随时查询和了解病人的家庭背景。以保证这项慈善活动真正服务于贫困人士。
“健康快车”没有动力车头,要想在铁路上跑起来,必须靠机车牵引,或是挂在其他列车的后面。国家铁道部在这件事情上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卫生部直属的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被安排承担“健康快车”第一年的医疗任务。而配合火车医院的配套设施,如水力、电力、排污、通讯等部门,也都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7月1日,在中英正式交接香港的仪式之后,新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国务院港澳办主任鲁平亲赴车站,参加赠车仪式,随着一声汽笛,“健康快车”开出香港,奔赴它的光明使命。这个赠车仪式,也是7月1日当天除官方交接仪式之外,香港唯一的一个有政府参与的民间活动。
7月3日,“健康快车”首站到达安徽阜阳,开始了扶贫治盲的光明事业。在停留的45天中,共为191位贫困的白内障患者实施手术治疗,使他们重见光明。作为一项新兴的事业,经过磨合,到1999年,“健康快车”的工作趋于成熟。
从这一年开始,各地卫生部门不断向卫生部“健康快车”办公室发函,积极申请“健康快车”去当地服务。
“健康快车”上的工作人员,从最初的20多人,精简到7人,而工作效率不断提高,最高记录,达到一天做72例手术,火车医院在每站停留三个月,完成1000多例手术。而这些手术,都是在狭窄的车厢里高强度地完成。承担这些工作的医护人员,远离亲人、朋友,远离大城市优越的生活,在偏僻的铁路盲端一呆就是9个月。他们辛勤的工作为“健康快车”赢得喝彩,同时,他们自己也为这项崇高的工作所感动。
地方基地医院的眼科医护人员也获准上车,在协助驻车医师工作的同时,学习先进的眼科治疗技术,由此,“健康快车”成为一个高效、流动的眼科培训基地。
偏远地区的眼科医生,在“健康快车”的资助下,被陆续派往香港进行培训。
第一列“健康快车”所有不适当的设计和构造,陆续得到修正,第二列“健康快车”在1999年建国50周年时投入使用,第三列于2002年香港回归5周年时开赴内地,第四列于2009年投入运行。
白内障的手术治疗,在城市医院里,所需费用大约在3000元至8000元不等,这笔钱对生活在农村贫困的农户来说,是无法承担的。“健康快车”经过科学合理的安排,使用世界一流的设备、国内一流的眼科医生,只需成本2000元,其中还包括了拨给地方协作机构的费用950元。
建造一列“健康快车”要花费2400万元人民币,车上配备的医疗设施要600多万元,每列车一年的运行费用为800万元,这些费用,在2003年以前,全部是来自香港民众的捐助。为了使善款的管理和使用公开透明,“健康快车”基金会特别组织“健康快车探访团”,让希望了解和捐助“健康快车”的人自费组团,前往火车医院服务的地方,亲眼看看车上的工作,和医疗人员座谈,去病人家中探访。这一系列富有创建性的活动,在短短几年间,大大提高了“健康快车”在香港民众中的知名度和诚信度。并在香港地区多达上百个慈善项目中,迅速脱颖而出。
“健康快车”作为一个流动的、特殊的火车医院,其管理同样有着很大的特殊性。以“健康快车”管理委员会为决策机构,实行“车长”负责制,并根据以往的工作经验,2003年编撰了《健康快车工作手册》,对火车医院所涉及的工作,均有细致入微的说明与制度。包括火车医院提供医疗服务的程序;列车停靠点应具备的条件;白内障手术的筛选标准;工作岗位的设置;工作人员应具备的条件、职责、守则;列车上资产管理规定、财务管理规定,以及交接班工作说明及规定;地方配套基地医院的条件和职责等等,构成一套高效易行的行政管理办法。
“健康快车”服务地点的落实,在到达前一年就已经开始,由各省、市政府通过当地卫生厅提出申请,国家卫生部派员前往当地考察,了解病人数量和经济状况。地点确定后,当地媒体即开始宣传,同时当地卫生和民政部门工作人员,深入到偏远地区为贫困病人做初步检查。经初步确诊患上白内障的病人将被安排到当地二级以上医院做全面身体检查,检查合作、适宜做手术的患者即可回家,等“健康快车”到达。火车医院在每站停留三个月,在此期间,这些患者将由当地政府组织,分批送上火车接受手术治疗,手术后在地方基地医院观察2-3天,确认痊愈及没有感染后,再由工作人员送回家。这一系列服务,不仅完全免费,而且细致周到,使贫困白内障患者倍感温暖和欢欣。各地老百姓热情称赞“健康快车”是“光明使者”、是“送光明的花火车”。
“健康快车”的光明事业,自1997年运行以来,已建成并投入四列火车医院,在26个省市自治区的75个贫困地区的91个站停靠。到2009年底,将累计为超过10万名贫困白内障患者实施复明手术,使他们恢复了视力。现在的中国,农村经济状况不断好转,然而,一旦一个家庭中有了长期的残障人士,这个家庭很快会因病致贫。当白内障患者被治愈,孩子就能继续上学受教育,青壮年人恢复劳动能力,重新承担起养家重任,老年人生活自理,不再拖累家人。所以,“健康快车”上一个十几分钟的手术,改变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视力,而可能是一个人的一生、一个家庭的未来。
由于“健康快车”为内地扶贫治盲事业做出的杰出贡献,2002年11月,国务院总理特别批准“中华健康快车基金会”在北京成立,以争取中国大陆各社会团体和其他组织以及个人的捐赠,与香港同胞共同支持“健康快车”。自此,“健康快车”慈善项目有了更充足的善款来源。这些捐款者中,既有国有大型企业、跨国公司,也有普通市民,捐款数额虽有多寡,但帮助贫困白内障患者的心意却是一致的。还有很多志愿者,为“健康快车”的宣传和推广,付出辛勤的工作和珍贵的时间。
 
二、健康快车眼科显微手术培训中心
尽管健康快车可以运行到中国的各个省份,但毕竟在一个地方只能停留三个月,为1000多名白内障患者进行治疗。而且由于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能够重返同一个地方的可能性很小。当火车医院离开时,那些没能得到治疗的白内障患者如何得到救治,健康快车一直在寻求解决办法。
2004年,健康快车确定了新的目标,开始在中国内地筹建“健康快车眼科显微手术培训中心”网络,使其逐步发展成为地区性的核心培训中心,改进中国相对欠发达地区眼科医生的眼科显微手术的技能,为更多的贫困眼疾患者提供救治服务。2005年12月17日,第一所培训中心在云南昆明建成。以后在内地的广西南宁、四川绵阳、青海西宁、湖南长沙、新疆乌鲁木齐、山东济南、海南海口、甘肃兰州、陕西西安、江苏南京、河南郑州等12个欠发达省份,12所培训中心陆续建成,并已经全面进行联网培训。我们的目标是建立20所培训中心,因此,新的培训中心项目还在不断地扩展中。
利用远程医学交流及网上培训方式,在这些地区之间构建成了一个眼科培训的网络。通过远程医学教学及网上培训模式,不仅可以持续增强该中心的眼科学术交流能力和医疗知识水平,同时也解决了无法跨境及跨院培训的难题。这种经济高效的科技传播方式,将成为提高中国欠发达地区眼科医生培训的一个模式。由于培训中心选择在当地眼科水准较高的医院,在其原有的设备基础上补充配置标准设备,使得每一个培训中心成为整个地区的培训基地,肩负起了继续培训当地眼科医生及为贫困白内障患者进行治疗的任务。到2008年底,健康快车12个眼科显微手术培训中心已培训眼科医生1462人次,减免或全免费治疗贫困白内障和其他眼疾患者18,033人。
健康快车在安排内地大医院的眼科专家到培训中心讲学的同时,还积极组织香港眼科医生组成香港眼科专家顾问团深入健康快车眼科显微手术培训中心,进行交流与合作。为了配合眼科显微手术培训计划,健康快车建立了一个内容不断更新的眼科医生培训网站,全国所有地区的眼科医生都可以免费通过这个培训网站,聆听世界著名眼科专家的讲座,观看香港及内地大医院的眼科病房讨论,了解世界眼科界最前沿的观点和信息。
为了更好地推动内地眼科与国际眼科的接轨,健康快车还组织及推动培训中心所在省份的眼科医生参与国际眼科协会ICO组织的国际眼科医生公开考试;安排并赞助成绩优秀的眼科医生出国深造。
以上这些举措都得到了欠发达地区眼科医生的广泛欢迎。
 
三、健康快车基地医院白内障治疗中心
据统计中国的白内障患者达500万之多,并且每年新增病例约50万,其中大部分是居住在农村的贫困人士,无法得到治疗,所以总体数字每年还在递增。健康快车的四列火车医院每年可到达12个地区, 为15,000名左右的白内障患者进行治疗。比起500万及50万这个庞大的数字,真是杯水车薪。
2009年国家推出进一步的医疗改革方案,同时开始实施“百万贫困白内障患者复明工程”。 但是各地面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基层有能力独立开展白内障手术的眼科医生力量不足。为了支持和参与国家的医疗改革,进一步扩大基层医院的扶贫治盲能力,健康快车决定将逐步在其服务过的欠发达地区的基地医院建立白内障治疗中心网络。通过培训基地医院的眼科医生和赞助白内障手术治疗仪器设备,使这些基地医院具有持续扶贫治盲的能力,在当地留下一列不走的健康快车。
目前这个项目已经启动。健康快车采用与白内障专业企业合作的方式,为各地白内障治疗中心争取到企业赞助的部分白内障手术治疗仪器设备;又通过与国内多所高水平医院的眼科合作,成立专家指导组,设计和组织相应的培训课程。
健康快车把对基地医院的医生培训分成四个阶段:
(1)北京集中授课阶段(一周);
(2)上健康快车服务实习阶段(三个月);
(3)北京白内障手术培训中心强化实习阶段(一个月);
(4)培训后工作中的专家扶持阶段(一年)。专家亲自到基地医院指导,使受训医师能在其基层医院独立开展白内障手术。
由于在内地医院中,年轻医生很难得到手术机会;而偏远地区医院缺少手术治疗仪器设备,那里的医生更缺少作手术的条件和机会,所以健康快车的这一举措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为了争取成为“健康快车基地医院白内障治疗中心”,医院和医生个人都表现出了很高的积极性。
2009年上半年, 健康快车已经开始全面培训12所基地医院的上车服务的眼科医生。
健康快车每年开到12个贫困地区为当地的贫困白内障患者实施复明手术服务,同时可以重点培养这些基地医院的眼科医生,并可以赞助他们建立起12所白内障治疗中心。如果预计每个白内障治疗中心每年平均可救治1,000名白内障患者,12个白内障治疗中心每年能治疗的人数将达到12,000名以上。更重要的是,健康快车还将为各地培训出一批接受过良好手术训练的眼科专科医生。通过几年努力,健康快车将能建成一个基地医院白内障治疗中心网络,为贫困地区的扶贫治盲事业做出贡献。
 
 四、农村学校太阳能热水工程——关爱农村儿童身心健康
尽管中华健康快车基金会是以扶贫治盲为主旨的慈善基金会,但是在火车医院所到之处,健康快车发现贫困农村儿童的生活环境非常艰苦,卫生条件很差。孩子们夏天洗澡,靠的是家门前的小水沟,田间地头的小池塘;由于在冬季洗脸洗手都要使用冷水,孩子们的手和脸在都皲列了;冬天洗上热水澡更是一种奢望。同时不良的卫生条件还造成了孩子们很多的健康问题。
中华健康快车基金会决定伸出援手,为改变孩子们的这种生活状态做些事情。经过深入全面的调查研究,根据当前中国农村的实际现状,健康快车推出了让农村的孩子们洗上热水澡的慈善项目——农村学校太阳能热水工程。
通过这个项目,第一可以让孩子们洗上热水澡,解决因不良卫生习惯造成的健康问题;第二可以让孩子们早日认识清洁能源、保护环境、保护地球的重要;更为重要的是能够让孩子们感受到来自国家和社会的温暖和关爱,让爱的种子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生根发芽。
这一项目已经得到了各界人士的肯定和支持。迄今,中华健康快车基金会已在河南、广西、海南、四川、山东、湖北、陕西、河北、重庆、江苏、黑龙江、辽宁等地免费为150多所贫困地区的农村学校修建了太阳能浴室。同时还设立了专款,为四川绵竹地震灾区的学校修建太阳能浴室。
 
五、大灾面前责无旁贷,为四川灾区的孩子送去爱心物资
面对5月12日汶川大地震造成的灾难, 中华健康快车基金会感到投入救灾重建工作义不容辞。地震发生后,中华健康快车基金会立即着手从海内外筹集善款援助四川灾区。
为了切实有效地帮助到灾民民众,送去他们最需要的物品,通过设在绵阳市中心医院的“健康快车眼科显微手术培训中心”的帮助,及时获得了灾区第一手情况,了解到绵阳市和重灾区江油市的医院和学校急需帐篷、行军床、雨衣、手电筒等物品。基金会立即多方联系直接购置救灾物资,并组织运输,派人把救灾物资直接送到了重灾区的医院和学校。
地震之后,健康快车以最快的速度,为四川绵阳、江油和陕西宁强地区的医院、学校送去了价值三百多万元一百多吨的救灾物资。第一批捐助的帐篷、行军床、雨衣、手电筒等物品于5月26日送抵绵阳,由绵阳市中心医院帮助分发给了十一家医院及灾区民众。第二批物资于6月10日送达四川绵阳江油中学和花园路初中,为这两所学校复课的住宿学生提供了帐篷、床、蚊帐、雨衣等多种物资。使他们顺利复课。第三批救灾物资于6月17日从北京出发奔赴绵阳江油新安初中和江油明镜中学。第四批帐篷、床、蚊帐等物资于7月4日送到陕西宁强,帮助了宁强第二中学和第三中学的学生复课。第五批帮助灾区学生过冬用的一万二千二百床棉被于11月4日送达了四川省江油市的所有住宿学校。
在援助四川救灾过程中,健康快车绵阳培训中心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这体现了健康快车的慈善宗旨,只要国家有需要,在第一线的健康快车培训网络就会挺身而出,及时发挥作用,协助工作。
 
六、健康快车——车轮滚滚、勇往直前
健康快车的诞生充分表达了港澳同胞与内地同胞血浓于水的深情厚意;健康快车的成长凝聚了香港内地两地基金会的心血和努力。健康快车香港基金和中华健康快车基金会是姊妹基金会。两个基金会有共同的目标,齐心协力、内外配合,健康快车香港基金成立于1996年,目前的赞助人(理事长)为香港特别行政长官曾荫权先生,而于2002年在内地成立的中华健康快车基金会,目前的理事长为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先生。这也说明了香港政府和中央政府对健康快车慈善事业的支持与肯定。
健康快车的成绩,是各级政府、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协同合作、共同努力的结果。在健康快车的周围,凝聚了一个庞大的志愿者群体。他们来自海内外的不同地区,从事着不同的职业,有政府高官、企业老总,有职员、学生,有年过古稀的老人,有尚未入学的孩子……。为了健康快车的扶贫治盲事业,大家走到了一起,所以健康快车更是一列带来和平带来爱的列车。
有感于“健康快车”光明事业,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多次出席健康快车的活动,给予支持,并亲笔题词“光明无价”;亲笔题诗、刻章“一片灰雾遮双目,终日似夜难熬煎;天使驰来驱病魔,重获幸福与光明。”。
2004年,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出任中华健康快车基金会名誉会长,亲自出席2004在北京西客站举行的“2004健康快车光明行发车仪式”。这一年正值邓小平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健康快车”特别在邓小平同志家乡四川广安停靠三个月,为当地一千多名白内障患者免费治疗。8月12日,吴仪副总理亲赴四川广安,看望正在当地服务的火车医院和白内障患者,并高度赞誉“健康快车”为救治贫困地区白内障患者作出的贡献,希望全社会都来关心、支持“健康快车”。以后吴仪副总理身体力行,多次出席健康快车的活动,给予指导,并亲自筹款,帮助贫困白内障患者复明。
随着“健康快车”事业的不断发展,社会各界也给予越来越多的关注与支持。2005年,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忠禹亲笔题词:“健康快车 光明使者”。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顾秀莲出席“健康快车2005光明行发车仪式”,亲切鼓励随车医护人员。
健康快车的扶贫治盲工作得到了中国卫生部领导的高度的评价。陈竺部长专门批示:“健康快车的工作意义重大,反响重大,群众拥护程度大。”黄洁夫副部长批示:“防盲治盲工作是政府的工作任务,政府主导动员各方力量参与防盲治盲是政府的责任。健康快车这样的慈善项目是对政府工作的补充,是动员民间社会力量参与的一个示范。”他还进一步指示:“健康快车的工作意义不只是增加救治病人的数量,应进一步扩大宣传,增加影响,保证工作质量,达到国际认可的水平。特别是要动员有能力的企业支持健康快车项目。不只是火车医院,通过培训基地,扩大培训医生,扩大扶贫范围,扩大影响。不只是带去技术,更多是带去精神,发扬关爱、奉献精神,为慈善工作做一个榜样。”
健康快车项目,凝聚了各级卫生、民政、残联、铁路等部门工作人员、眼科医疗人员、和捐款人等社会各界人士的心血,得到上自国家领导人,下至普通民众的支持与帮助,成就了一项实实在在的扶贫治盲工程。鉴于健康快车为国家扶贫治盲事业做出的贡献,2005年以来,健康快车先后荣获了促进民族团结模范集体奖中华慈善奖中国消除贫困奖,还在首次中国社会组织评估中被授予“4A”。这些荣誉是在各级政府以及香港和内地各机构、各界爱心人士的支持与帮助下获得的,是中央政府和广大民众对“中华健康快车”慈善事业的肯定。
“健康快车”扶贫治盲的事迹,被中央电视台和国内外众多媒体以新闻、纪录片、文艺节目、访谈节目等形式多次报道,它正在为越来越的民众所了解和关注。健康快车的扶贫治盲工作已经成为中国慈善事业中的有影响力的品牌,深受好评。卫生部希望健康快车能够进一步发挥品牌效益和影响力,对中国的扶贫事业起到一个示范性作用。
面对这些荣誉,健康快车将不负众望,不断创新,将这项灵活高效、扶贫治盲的光明事业进行下去。在全社的关心和支持下,健康快车必将更好地发展,为构建和谐社会、为消除贫困与疾患这个终极理想而努力。
 
七、总结
健康快车是在新中国建国60年、改革开放30年、香港回归后的12年里,从零开始,由香港和内地的各界人民群众共同建立的慈善品牌。
它不是一个商业品牌,而是一个爱的品牌。它团结全社会各界人士,各展所长,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全心全意,不图回报,伸出援手,帮助无助的贫困人士。它无私奉献,使病患者感受到国家的关爱,人间的温暖。它建立起关心帮助别人的文化,并传送给下一代。健康快车确实是一个体现了“建立和谐社会”的慈善品牌,是一个慈爱的大家庭。


更新:2009年8月14日  点击次数:6185



首 页 | 机构概况 | 防盲项目 | 防盲活动 | 盲与低视力 | 眼科新技术新知识 | 眼科科普 | 科研动态 | 明眸沙龙 | 资源下载
版权所有:全国防盲指导组 北京同仁医院 京ICP备05064516

TEL:010-65244523 58268276 E_mail:fangmang@trhos.com
数据库连接出错,请检查连接字串。